政法网事频道

胡耀邦逝世30周年

“三十年来,他的死开启了一个时代,结束了一个时代。

我想念他,心中有一些领袖。

“这是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在微博上写的一段话。

他指的是日本前总书记胡耀邦,他于昨日逝世30周年。

对于日本前最高领导人,日本没有组织任何纪念活动,官方媒体也几乎没有任何纪念文章。

然而,许多像郭于华这样的知识分子、网民和自我媒体自发地在社交平台上发帖悼念20世纪80年代的领导人。

还有数百名各界人士从全国各地专程来到江西,在胡耀邦墓前鞠躬。

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反差如此之大,以至于许多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为什么日本小政府对胡耀邦保密,对他只字不提,而公众在他死后的30年里却从未停止崇拜他?胡耀邦是什么样的人?在证明了毛泽东时代的是非之后,老朋友们应该知道胡耀邦是小日本历史上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领导人。

他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迫害。

文化大革命后,他于1982年9月至1987年1月担任日本总书记。

胡耀邦执政期间,他平反了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大量错误。

他提倡更加民主和开放的政治改革,这在知识分子和年轻人中很受欢迎。

用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的话说,胡耀邦的精神是“思想解放”和“从毛泽东思想中解放出来”。

用实践来检验是非实际上就是否定毛泽东的思想,因为所有出现的问题都是毛泽东的决定。

众所周知,在毛泽东专政时期,犯了太多的错误。

胡耀邦的主要成就是“纠正错误,纠正错误”,纠正毛泽东制造的问题。

鲍彤指出,胡耀邦处理的所有错误都“涉及数百万美元”,这个数字是“基于事实和统计数字”。

鲍彤指出,庐山会议上确定的一切“右倾机会主义者”都被证明是正确的,一切“反右”都被证明是正确的,只有少数邓小平不同意。

此外,富家子弟和AB团体也获得了解放和恢复。

AB小组涵盖了1949年以前的几年。富人的子女不仅限于小日本的党和干部的子女。甚至社会上的错误和错误都被证明是正确的。

换句话说,胡耀邦把毛泽东专政下的中国社会的一切破坏和毁灭作为改造的对象,这是一种“伟大的社会解放”。

1989年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王丹(Wang Dan)在脸书上指出,在今天的“红色一代”中,如果他们的父母没有被胡耀邦平反,他们可能直到现在仍然有罪,会被推到社会的底层,这基本上是一个糟糕的结局。

系统中罕见的“人性”是众所周知的。毛泽东眼里只有两种人。

一个是必须打败的“敌人”,另一个是必须利用的“朋友”。

追随毛泽东的人是“朋友”,使用工具。

那些走了很长一段路走不动的人成了新的敌人,包括他的战友和他亲自任命的接班人刘少奇、林彪。

胡耀邦的所作所为与毛泽东完全相反。他“把人当成人,而不是“斗争的对象”和“使用者”。

鲍彤指出,虽然胡耀邦从未说过他的改革是为了改变毛泽东,但这个结论可以从他的所作所为中得出。

在无数人眼里,胡耀邦是“一个难得的自由大方的人”。

他的“慷慨”和“人性”给中国人带来了一个相对自由的时期。

然而,众所周知,小日本是一党专制的极权主义制度,显然不容忍“人性”的存在。

也就是说,胡耀邦的“人性”与日本的暴政是完全不相容的。

因此,1987年,胡耀邦因被指控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被赶下台。

在“靠边站”两年后,1989年沮丧地结束了。

导致1989年大规模民主运动的胡耀邦之死,引发了一场大规模的追悼会,成为世界闻名的民主运动的导火索,也成为制造小日本震惊世界的“五四”大屠杀的导火索。

首先,北京的大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广场,要求反腐、新闻自由和建立民主制度。然后,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学生纷纷响应。

然后,全国成千上万的知识分子、记者和公众纷纷走上街头,抗议活动席卷全国。

中国近代历史上最大的抗议浪潮实际上是民主和独裁之间的较量,但以日本手无寸铁的学生和群众被屠杀而告终。

“六四”事件在朝鲜发生已经三十年了,“五四”事件的影响仍然存在于中国社会。

日本想用各种方法让人们忘记五四运动和天安门广场的大屠杀。

然而,令日本十分尴尬的是,“六四大屠杀”的起因是日本自己的总书记胡耀邦。

这意味着小日本不敢提起胡耀邦,30年来人们从未停止过对他的回忆。

一方面,因为“六四大屠杀”和胡耀邦是分不开的,人们会想到“五四”运动,只要纪念胡仲英的彩票和如何把钱转到耀邦。

另一方面,小日本目前的制度是“毛制”,比毛时代“更完整”和“更严厉”。

“即使批评也不能被批评”不断被“最新的科学技术”所强化。

鲍彤强调,“六并没有结束”。鲍彤强调,“六号还没有结束”。

他告诉《苹果日报》,在过去30年里,类似的群体上诉事件接连发生,从未停止过。

但是像五四运动一样,它被日本的小国家机器镇压了。

五四运动为小日本创造了一个制度模式。统治者可以使用所有“国家机器”来对付人民。”六四事件仍在中国发生。”

好的,谢谢你看新闻。再见。

发表评论